88年高考状元不顾父母反对一心回乡做农民现在过得怎么样?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农业社会,广袤的中华大地上,处处都有我们的祖辈们耕种的痕迹。无论是黄土地还是黑土地,人们对于土地的依赖几千年来一直没有变过。

时间到了现代,高科技的发展解放了人们的生产力,很多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终于可以摆脱土地的束缚,搬进土地平坦的城市里,他们有的还会告诫自己的孩子不要再回到农村去。

然而城市中的钢筋水泥给人们的仿佛是更多的束缚,有些人在这样的环境中被压得透不过气来,心中总是会回想起孩童时代的乡村生活,那里蓝天白云,草长莺飞。

现在的很多年轻人,看惯了城市中的车水马龙,同时也厌烦了城市中的污染和雾霾,一心想要到宁静的乡村寄托余生,寻找心底的那一份纯真。

近几年,在振兴乡村的号召下,我们的故乡变得越来越美丽。乡村里没有污染,没有噪音,很多人仿佛听到了她的召唤,一心想要投入到建设乡村的队伍中。

曾经就有这么一个高考状元,他的回忆里充满了童年生活中的鸟鸣声和野花香,他的心中是对乡村生活的深切怀恋。于是,和大多数的年轻人不同,他毅然决然地决定重新回到土地的怀抱。

这个人就是邹子龙,生于1988年的他,在高考时凭借优异的成绩成为2007年的广东韶关高考状元。这是一个令人骄傲的成绩,凭借高考状元的身份,他可以选择大多数大学的任何专业。

看到儿子的成绩时,父母也是非常高兴,从儿子的名字可以看出父母望子成龙的热切期盼。他们觉得自己的儿子很争气,只要选一个好专业,以后前途一片光明。

和大多数父母一样,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儿子去做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哪怕是和农业沾上一点关系,他们都觉得不行。

以高考状元的身份,邹子龙自然而然的选择了位于中国最高等级学府之列的中国人民大学。可是,让正在兴头上的父母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儿子竟然选择了农业经济管理专业。

一听到这个专业名字,父母肺都要气炸了,他们觉得儿子成为高考状元本是天大的喜事,可是偏偏去选什么农业专业。反正在他们眼里,只要和农业沾关系,就不是什么好专业。

父母赶紧召开紧急家庭会议,要求邹子龙放弃选择农业专业,选择其他的诸如经济、计算机的都行,就是不能选农业。他们想着儿子如果选了这个专业,以后养活自己都可能成为问题。

可是邹子龙打定主意一心只想选择这个专业,他觉得这是自己的兴趣所在,以后如果能发展成职业,那将是让他幸福一生的选择。

邹子龙告诉父母,现在和以往不同了,自己选择的是农业经济管理专业,可能在现在的大多数人看来,这个专业没有前途,但是目光长远的他觉得,国内外已经有很多开发现代农场的先例,只要用心做,一定可以成功。

其实邹子龙之所以坚持这样的选择,是由于深埋在他心中的对于乡村生活的眷恋。

他喜欢早晨庄稼叶子上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的露珠;他怀念刚刚从菜园里摘下来散发着新鲜味道的番茄;他想再吹一吹从田野中刮来的带着谷物成熟香味的柔软的风。

无论是晨间鸟语,还是夏夜虫鸣,在他的心里都像天籁一样好听,他想回到那个地方,回到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

相对于这些,城市中的汽车尾气让他窒息;拥挤的人群都是一幅幅陌生冷淡的面孔;雾霾挡住的天空看起来没有一丝生气;人们一直在忙忙碌碌,却永远不能停下来思考。他只想逃离。

父母知道孩子终将长大,会有自己的想法,这些不是他们能够完全左右的,他们只希望儿子能够幸福,这就够了。

于是邹子龙如愿以偿地进入了人民大学农业经济管理专业学习。邹子龙怀着朝圣般的热忱来到学校之后,才发现他选择的这个专业里只有49个人,其中的45个还是被调剂过来的。

可是这并不能阻挡邹子龙的热情,学期正式开始后,大多数同学都忙着转专业,去别的专业蹭课等。只有邹子龙,一头扎进学院的农园基地,研究着农业种植的知识。

为了学以致用,他在后来还专门拉着女朋友还有同学,一起去珠海的一个农村租了一片地方。用来经营他心目中的有机农场。

这一下可引起了轩然,和前段时间的硕士卖菜、北大学子卖猪肉一样,他的这个行为受到了很多人的不理解。他们都说你堂堂一个大学生怎么能真正去种地呢?

但是邹子龙的心里有自己的想法,他觉得无论是在办公室的格子间里办公还是在自己的农场里工作,都是付出自己的劳动换取金钱,没什么高低之分。况且自己真心喜欢,做着高兴的事。

他一心扑在农场的建设中,他要做出一番成绩,要给别人证明农业也是值得选择的职业。

他在心里给自己定下目标:希望凭借自己的努力,在20年后,如果自己的儿子说想做一个农民,没有人会觉得他异类。

然而,还没出校园的毛头小子根本没经商经验,建有机农场不是只凭一腔热血就能建成那么简单。

他的这个农场是租赁的当第一个农场主的土地,程序不规范,没有签合同,只是说拿农场收益的20%抵租金。结果干了几个月,没有任何收益。

农场主一看就急了,自己不能陪这几个孩子做公益啊,于是就让他们赶紧搬走,无奈的邹子龙带着他为数不多的财产——两头猪一个不锈钢盆,就开着辆破面包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在大四那年,邹子龙去北大读了经济学,取得了双学位,还被保送为人大研究生。

父母以为这么一来儿子应该可以安定下来了。谁知邹子龙在读研的第一年,就又跑到珠海的一个山头,继续建设他的第二块有机农场。父母拿他没办法,只能由着他来。

这个破山头风景倒是极好,可惜不通水也不通电。经过邹子龙百般努力好不容易接上电之后,又和第一次一样,惹上了土地租赁合同纠纷,这一下又得换地方。

有了前两次经验,他这次找了个土地产权明确的地方,签好合同之后,就开始正式建设农场了。可是一场雨过后,他发现了自己的烦。

原来这片地方是一块滩涂地,稍微多点雨水,农场里就被淹了。不过这也难不倒邹子龙,他学过农业水利方面的知识,要处理这个问题只是费点功夫的事。

他和同伴一起为农场做了排水系统,把每一块地都做好相应的规划,划分好水塘用来灌溉,这片三百亩的土地被他规划得井井有条,他给自己的农场取名为绿手指份额农场。

在邹子龙的农场里,庄稼从播种到收获全部按照绿色的标准来做。种子全部选用非转基因的,种植的瓜果蔬菜全部不打农药,也不用一丁点的化肥。

为了实现不用化肥的目的,他还养殖了很多的动物,比如牛、猪、鸡等,它们的粪便被处理成天然肥料用在土壤中增强肥力。

邹子龙还开发出了特有的销售体系,一户家庭可以在农场里认领一块土地,每年交一定的费用。之后这块土地上种植什么作物,产出了什么食物都归这个家庭所有。所有的运送都靠自有的冷链运输来完成,保证食材的新鲜。

望着自己的三百亩大农场,邹子龙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被问及他的农村生活怎么样时,他的脸上满是笑容,骄傲地回答:挺好的。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