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高考作文素材:第6期

网传照片显示,计划表的作者早上6时起床,凌晨1时睡觉,其间所有时间都被安排得满满当当。课程只占这份计划的少部分,大多数是预习、复习、自习、听CNN英语、社工等安排。

这种“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努力”的例证甫一出现,还能让大家的内心出现波动,为了不被落下更远,也自制表格,想照着样子把自己安排得明明白白。但通常“画表两小时,坚持五分钟”,计划总是被各种计划外的状况打乱,转眼就不再记得自己有过计划。

但是渐渐地,比你优秀还比你努力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反而放弃了“挣扎”,开始反思身边弥漫的焦虑情绪,感慨社会竞争带来压力巨大,关心优秀而努力的人放弃娱乐和睡眠对身心不好……清华学生制定计划表未必出于焦虑,产生这样想法的人却可能是真焦虑:不想这样拼命,又想给自己找到理由。

其实能看出来,计划表的作者在备考清华的思源计划,计划可能在考核结束后有所变动。而在清华的学霸中,有愿意国庆期间把图书馆坐穿、在实验室一泡一天的人,也有拥有众多抖音粉丝、把公众号经营得有声有色的人。厉害的人的厉害之处,不在于把时间表安排满,而在于把自己时间安排好。

因此,与其看着别人的计划表一边焦虑一边说风凉话,不如根据自己的人生规划、身体状况、学业或工作内容、个人爱好等等,合理选择自己的时间安排,并且坚持执行。

在我看来,这份计划表的借鉴意义不在于如何安排时间。作者在备注中提醒自己在大学里读万卷书,找一条路,并且在计划中有所体现:虽定下学分绩前十的目标,但也清醒认识到在大学最重要的是经历和成长,不是学分绩,还提醒自己要早日脱离练习册这副拐杖,学会融会贯通……这些思考对于学生和已经离开学校的人,或许更有借鉴意义。

因为一段充满节奏感的“读书”视频,量子波动速读突然“走红”网络。培训机构宣称,只要掌握了量子波动速读方法,就能在10分钟内阅读一本10万字左右的读物,并准确复述80%以上内容,“直接以心灵感应的方式高速获取信息”。记者调查发现,杭州、驻马店、深圳等地均有类似机构开展相关培训,收费在6000元半年到26万“终身制”不等。

其实,“量子波动速读”完全没有科学依据。量子是表现某物质或物理量特性的最小单元,“量子波动”只是物理学上量子的一种状态,培训机构的“量子波动速读”是想误导人们:孩子通过快递翻书产生出一种动态影像或者说一种波,进入大脑,会让他们产生阅读感受,获得阅读信息,这就达到了快速阅读、提升阅读数量的目的。实际上,文字是不能通过快速翻书形成波进入大脑的,更不要说文字所表达的意思了。

“量子波动速读”也违反基本的阅读常识、教育常识。阅读是一个从视角到理解再到思维的过程,是一个信息获取与加工的过程,是语言能力、思维能力及思想意识水平的综合反映。即便是低层次阅读,也要对阅读内容进行有效识别,仅仅依靠书中文字在快速翻动中产生的波状影像进入大脑就能完成阅读,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些年,针对孩子的所谓“超能力”培训,我们已见怪不怪:“超感心像力”课程提升孩子专注力,蒙着眼睛也能辨别物体颜色;“脑屏成像”课程增强孩子记忆力,对任何文章篇目过目不忘;“超感创作力”课程激发孩子创作力,1小时写20首古诗,再不愁背书和写作文……这些“超能力”培训都陆续被指披着“效果神奇”的外衣忽悠孩子和家长,比如,所谓的“蒙眼识字、听声音识字”不过是通过偷看等作弊手段完成的“奇迹”。

形形的“超能力”培训,为何拥有市场?不排除个别家长科学素养欠缺,不具备最基本的辨别能力。不过,最大的问题在于,众多家长在面对孩子的教育问题时太过焦虑、急功近利,总想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总想让孩子获得超越同龄人的“超能力”,在培训机构天花乱坠的宣传攻势下,即使觉得有问题,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即使他们深知只是“花钱买心安”。一些伪培训、伪教育只不过是利用了家长们的焦虑、功利心态。

要让“量子波动速读”等骗局没有市场,家长不在孩子教育问题上“走火入魔”,保持基本的教育理性至关重要——别总想把孩子培养成“神童”。教育行政、市场监管部门对那些伪培训、伪教育也要加强监管。有些伪培训、伪教育早就被媒体揭露过,但几年后相似骗术依旧“换汤不换药”地重现,恐怕也与监管不力有关。

在一段热传的网络视频中,一群孩子坐在大房间中埋头快速翻书。这不是练习魔法,也不是搞笑演出,而是他们用“量子波动速读”方法学习。据央广网报道,近日,某教育机构组织6-10岁儿童进行“量子波动速读”大赛及日常学习的视频,引发社会热议。该机构宣称,利用高感知力量进行量子波动速读,孩子能够在不到5分钟内阅读10万字;甚至眼睛被蒙起来,孩子也能阅读。培训费用少则一两万多则五六万。

如果快速翻书就能帮孩子汲取知识,那枕着书本入睡或者把电脑芯片煮汤喝岂不更便捷?相较于以往江湖术士“意念移物”“耳朵听字”的低级玩法,“量子波动阅读”不过是换个前沿科技概念的马甲,却在北京、杭州、广州、济南等城市大行其道。在骗子能够屡屡得逞的背后,与其说是高超的营销艺术,不如说是家长的教育焦虑与攀比心理。为孩子赢在起跑线,父母无所不用其极,如为没出生孩子做人生规划,为咿呀学语孩子报名各种学习班,为刚进大学的学生张罗相亲……而在不让孩子落后别人家孩子的心理驱动下,家长的冷静与理性被冲动与感性所取代,明知骗局也可能义无反顾,一茬又一茬家长就这样往骗局坑里跳,落入他人营销圈套,也不难理解。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是家长关爱孩子的生动写照。由于父母多为育儿焦虑与功利心理驱使,往往会将个人未了壮志寄托在孩子身上,家庭教育又回到上几代人走过的老路。即使父母对孩子寄予厚望是鼓励与鞭策孩子奋发向上,但如果将孩子放错位置,既会埋没孩子才华,也会让其在精神压力的煎熬与摧残中对生活失去“远方与诗意”的憧憬。相较于成才,孩子的成长才最重要。孩子只有在人生成长中找到正确的自我位置,方能在未来的万类霜天中竞自由。

也要看到的是,在很多时候,面对家长的安排与督促,孩子敢怒不敢言,即使明知是皇帝新装的新变种,也往往迫于家长说教或者大棒压力,而不得不穿梭于欺骗的路上。事实上,在各种“为你好”的背后体现了家长对孩子的舐犊情深,但如何为孩子提供撑起其梦想的美好才华外挂,也要家长与长辈明白自家孩子眼下的跬步与苟且。任何不顾自家孩子实际的外挂嫁接无异于揠苗助长,既形成违背孩子成长规律的障碍性效应,也将摧残孩子的天性与兴趣。

孩子只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帆舟,才能在追求美好人生中直挂云帆济沧海。正因为如此,我们不能让孩子重走自己的老路,让孩子寻找自己的兴趣和爱好;也不能将自己的不成功强加给孩子,让他们来走我们未了的道路。而对于功利与焦虑的家长与长辈而言,要用自我身躯为孩子阻挡焦虑情绪洪水,让孩子在自我领地内驰骋与追求自我美好人生。须知道,提高认知能力和学习水平,除了夜以继日的努力,没有捷径。不是骗子们太狡猾,也不是家长们太傻太天真,而是我们坐等天上掉大饼,为骗子兴风作浪提供了机会。

面对培训机构、稚嫩孩童、家长焦虑等因素聚合的化学反应,形成了越来越多的皇帝新衣式骗局。家长与长辈,不妨先放下焦虑,让骗子没有市场。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日前,一篇名为《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的网络文章将刚开馆不久的重庆大学博物馆推上风口浪尖。该文作者在参观博物馆后发文质疑称,该馆所藏部分文物系赝品。目前,重庆大学已成立专门工作组,对该情况进行核查。

公开资料显示,重庆大学博物馆于10月7日开馆,馆藏的342件文物由该校教授吴应骑捐赠,类别包括玉器、青铜器、陶瓷器、佛造像、掐丝珐琅器、百宝镶嵌、竹雕笔筒、古代玻璃器等。早在2016年,吴应骑捐赠时就曾向媒体表示,这些文物都是经过相关专家鉴定的,非常珍贵的文物占到60%以上。

但打脸的是,这些吴教授口中非常珍贵的文物竟然被一个业余爱好者打破了“真身”,被详细、确切地指出了哪些展品是赝品,而这一“打假”也得到了不少业内权威人士的认可。之所以会如此,就在于这些赝品假得有些离谱,假得粗制滥造,比如其中就有一只“电镀金镶人工合成绿松石以及不知名合成宝石的乌龟”,实在令人啼笑皆非,就有网友调侃说,这只乌龟让中国的电镀技术向前推进了2000年历史。

对此,吴教授的家人表示委屈,认为该文所言并不属实,吴教授的女儿甚至喊屈“我们做好事没拿学校任何好处,清者自清”,情况到底如何,还在争议之中,只盼有关调查尽快得出结果,还网民以真相,还吴教授以清白。

高校办博物馆在国外很普遍,这本是一件好事,可是,这几年,国内高校建博物馆却闹出不少被曝光接收赝品的笑线年,北京师范大学接收来自香港实业家邱季端捐赠的6000件瓷器,并在此基础上成立师大邱季端中国古陶瓷博物馆、中国古陶瓷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院。但事后,这6000件所赠瓷器很快就被业内发现是赝品。2019年,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举办的“高山仰止——张伯驹潘素伉俪艺术文献展”,号称展出了张伯驹书画作品三十余件,却被张伯驹的后人打假,称展品中涉嫌存在大量赝品。

博物馆在接受民间捐赠时,必须要过文物鉴定的这一关。哪怕其中含有一些赝品,展出时也应当予以标明。高校博物馆更该如此,它关乎学生对历史人文的思想认知,不能丝毫“掺假”。如今却不断有高校博物馆被爆出受赠赝品的事情,当中难逃把关不严、急功近利之责。

比如,这么一批连普通人都能看出端倪的疑似赝品是如何在该校博物馆“登堂入室”的?又比如,建设前后历时多年,该博物馆为何审批程序缺失?再比如,现任馆长是吴应骑之子,这是择贤而任还是另有蹊跷?这些问题不仅关乎博物馆的声誉,还可能牵涉一些见不得光的黑幕。

高校建博物馆是一件极其严肃的事情,“赝品”教学不但会带来恶劣的后果,还可能引发社会负面舆情,一定要慎之又慎,马虎不得,更不可使其成为附庸风雅的政绩工程。

有网友参观后发文质问疑似“赝品博物馆”,重庆文物局也表示该馆及其所办展览均未备案。可以说,数百件展品孰真孰假,运营管理孰是孰非,无论在舆论场、学术界还是文物圈都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应该说,一处藏品丰富、富有内涵的高质量文化场馆,是历史的底蕴,也是现实的“门面”,既能提高学校的文化品格,也可以熏陶学生的人文素养。

“有文化的”的地方还得要求“有眼力”,不得不说这是让高校博物馆尴尬的地方。事实上,前有北京师范大学邱季端中国古陶瓷博物馆,后有清华大学《高山仰止——张伯驹潘素伉俪艺术文献展》,再到今天的重庆大学博物馆,高校博物馆屡屡陷入真假之争,有损大学的声誉,也有违公众的信任。

每一所博物馆都有必要意识到,文物展览不是摆地摊,不能粗制滥造,更不能瞒天过海。从现场藏品照片来看,重庆大学博物馆里的部分展品工艺粗糙、造型夸张,甚至有违历史常识。可以说,公众在意的不是一所博物馆的得失,较真的是明明漏洞大到“肉眼可见”,却仍然堂而皇之宣称“种类齐全,数量众多,部分藏品有较高的历史、文化、艺术、社会学研究价值”;人们质疑的不是600多万投资值不值的文化账,较真的是高校博物馆建设运营的经济账、人情账。比如,到底有没有猫腻?存不存在纠葛?是不是合法合规?直面这些问题,才能纾解舆论情绪,回应公众关切。

“一片净土上不能盛开谎言的花朵”,学校是求真务实的地方,学校的博物馆更来不得半点虚假。从学校立项到专家论证,从媒体曝光到业界评价……高校博物馆的筹建不能“一路绿灯”,更不能“饥不择食”。“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结果,只能诞生“皇帝的新衣”,最后买单的是学生的错误认知、社会的混淆误导。

重庆文物局也介入调查,督促高校及时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我们有理由相信,事情很快就能水落石出。“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这是人人都懂的道理。

它曾经深刻影响了两代人的价值观和精神,但“Z世代”(95后)有多少人读过这本经典呢?年青一代或许知道“江姐”,但估计听闻过“许云峰”名字的寥寥无几。

就目前来看,这个有些安静的节目,没有遭遇口碑疲软,而是一路上扬。这个想要做大众阅读“试衣间”的文化综艺节目,将文化星河中的明珠撷取而下,通过严肃但不古板、有趣但不浮夸的全新演绎,将其掰开了、揉碎了、放大了呈现在大众面前,完成激活阅读兴趣的使命。

但相比形式上的创新,观众更为看重的可能是这个不急不躁的文化综艺节目,保持对现实的观照和对人的关怀,观众得以在这些经典之中汲取生活的智慧和勇气,汲取面对未知和不确定的力量和启发。比如,《红岩》带人直面信仰的选择,《无人生还》带人探讨人性罪与罚的边界,《麦田里的守望者》带人感受现实与理想的撕扯……

浅娱乐、快综艺确实能带给人更为强烈的感官刺激,但总有一天会产生疲态,而一个阶段对流量逻辑的迷信让这种生理和心理双疲态的出现大大提前。近年来,以《国家宝藏》《见字如面》《朗读者》《中国诗词大会》《上新了,故宫》为代表的文化综艺强势崛起,刷足了存在感,2017年也因此被称作“文化综艺节目元年”。

但其实,人类寻求精神丰富和认知增量的需求一直存在,能够提供文化和内容价值类的节目看似红火,不过是一种回归。而且,也恰因为此,名副其实的文化综艺节目其实会拥有更长的生命周期。这些温热的文化综艺将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被不断点击,“二刷”“三刷”“N刷”,这个“长长的尾巴”如果累积起来,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数字。

2018年发布的《中国文化综艺白皮书》通过算法对文化综艺的用户进行了大数据画像,结果显示文化综艺对24岁以上用户吸引力较高,且吸引力随年龄层增大而增大,对50岁以上用户吸引力最高。

而且就节目形态和内容来说,诗词、音乐、文博、书信、非遗等品类均已被挖掘,竞赛、诵读等常见形式也已经被成熟开发,业界水涨船高的制作水平和创新能力,对这个赛道上的现有参赛者和即将新入局者都提出了更为严峻的发展命题。

上述调研已统计得出,节目精神内涵和节目创新性是用户最关注的点。谁将这两点做到极致,谁就可能成为赢家。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